新門紅丸 r18。 【刀劍亂舞同人文】初夏之夜〈上〉〈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R15

【刀劍亂舞同人文】初夏之夜〈上〉〈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R15

新門紅丸 r18

简介 所创造的埴轮,所属于袿姬直属的埴轮兵团,担任埴轮兵长。 她剑术、弓术、骑术样样擅长,纯粹的战斗能力极高。 作为埴轮,被毁坏之后也能立刻修复,不会生病,也无需休息。 另外埴轮拥有实体但不具备灵体,故几乎完全免疫动物灵的攻击。 基本资料 名片 原名: 杖刀偶 磨弓(じょうとうぐう まゆみ,Joutougu Mayumi,杖刀偶磨弓) 种族:埴轮 职业:兵长 能力:让忠诚度直接化为实力程度的能力 《东方鬼形兽》 人际关系 :• 敌对:以、等为首的其他畜生界(动物灵)势力• 创造者: 登场信息 作品名 位置 称号 主题曲 五面BOSS,六面中BOSS 埴轮兵长 埴輪兵長 陶瓷的杖刀人 セラミックスの杖刀人 主题曲 セラミックスの杖刀人 陶瓷的杖刀人 Music Room评论 辛亥年七月中记。 乎获居臣上祖。 名意富比垝、其矰多加利足尼。 其儿名弖已加利获居。 其子名多加披次获居。 其矰名多沙鬼获居。 其儿名半弖比。 其矰名加差披余。 其儿名乎获居臣。 世世为杖刀人首,奉事来至。 今获加多支卤大王寺在斯鬼宫时,吾左治天下,令作此百炼利刀记吾奉事根原也。 埴轮为古坟中出土的土偶。 磨弓(まゆみ)• 或许显示其不仅为战士,也为弓手。 声优田中真弓?• 在NHK放送的节目《おーい!はに丸》中由她为埴丸王子配音。 ZUN在音乐评论中提及这一节目。 埴轮兵长• 大量出土于日本古坟中的素烧陶器,中空,外观呈红褐色。 有人物、动物、房屋等等多种造型。 埴轮的用途尚无定论,一般认为其为墓葬用具。 外貌 黄色包子头,上有类兽耳发带,黄瞳,偏土色皮肤,身着黄褐色盔甲,手背上绑有紫色护袖,手持埴轮形杖刀 新zun绘巅峰• 该埴轮出土于日本群马县太田市,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 她剑术、弓术、骑术样样擅长,虽然技艺古旧, 但纯粹的战斗能力极高。 由于埴轮被毁坏之后也能立刻修复,不会生病,也无需休息, 有人预测动物灵、人类灵的工作最终都逐渐会被效率更高的埴轮所取代。 此外,不具备肉体的畜生界的灵们,对于虽说是偶像却拥有实体的埴轮们毫无还手之力。 灵体的攻击只会对对方的灵体部分产生影响,因此对于身躯内空空如也的偶像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她们平时守护着灵长园,但她们在畜生界已然处于无敌的状态,军队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就在这时,能够破坏偶像的具有肉体的人类到来了。 名字可以变成「杖刀 O M G ( 偶磨弓 )」。 虽然形象上是埴轮土偶,但本质上是人工智能 障机器人。 继黑历史的后又一个机娘。 埴轮的作用其实与陶俑大体相同,都是象征守护死者的陪葬品。 样貌有些像《》中的。 又因为五面的妖精都有兽耳,所以鬼形兽其实是《兽娘动物园3》。 (并不)• 正式版刚发布时有人猜测她掉落的特殊灵是穿山甲。 (那时候她的特殊灵还没被发现,而实际上她的特殊灵是一个埴轮)• 肤色与现实的埴轮十分相似,也导致她看起来比其他角色还有血气许多。 另外,磨弓召唤的及手上的的埴轮的形象其实在日本古墓里实际存在 ,所以真不是ZUN作画的问题。 在磨弓登场之前《》就已经存在著一个叫的埴轮角色 (其实是妖怪化的埴轮),而且部分攻击模式十分相似。 《》的5面道中也登场了一个叫的埴轮。 事实上磨弓可能是最贴合原本可能参照的埴轮图的形象的。 倒不如说是埴轮这种形象十分深入日本国民人心(雾)• 其实目前大部分关于磨弓的同人图都画错了(详见魔理沙狼线结局) 但是zun本人画的立绘也有一定的误导 所以还是得2un背锅• 可能ZUN绘形象 灯笼裤对于大众口味来说过于硬核,有些同人图会给磨弓的衣做点改动。 最常见的改动就是把铠甲的下裙延长,再把灯笼裤缩短 ,或者干脆去掉所有布衣只穿铠甲。 由于身体是陶瓷质的,所以同人图里经常出现身体破裂的形象。 R18-G不可避 二次设定• 人工智能土妹子偶像团体的团长。 鬼形兽不让咲夜当自机的原因之二• 种族设定某种意义上也相当糟糕 比如 用于人类某种生理需求的娃娃之类的• 由于手中埴轮形象上过于不可描述,所以也被视为糟糕的人物。 许多同人图都将她手中的埴轮画成埴轮形状的武器、道具。 因为是机器人,所以一些身体部件是可以替换的……• 因为是埴轮,有些同人图会把磨弓五官画成空洞。 衍生角色.

次の

戀與製作人

新門紅丸 r18

夏日午休過後,一期一振跟弟弟們在廚房做水羊羹當眾刀劍的甜點,完成後他端了一份去給審神者。 他端著托盤身形筆直地站在審神者房間的障子門前恭敬道:「主上,我是一期一振,為您送上點心水羊羹。 」待裡面的人應允後,他說聲失禮了才推開障子門。 審神者坐在桌前看書,她抬頭笑著說:「辛苦了,就放在會客室的桌上吧。 」隨即將書籤放入攤開的紙頁,闔上書本,站起身。 「只有一份?一期,你怎麼沒放自己的那一份?」審神者有些疑惑地看著孤立在盤中的水羊羹。 「部屬在主人的房間裡一同享用甜點並不妥當。 」一期一振露出苦笑。 審神者面無表情地望著他只說了這樣啊,便自行端起水羊羹坐進會客室的沙發椅中。 「坐在我旁邊應該不會有失君臣之禮吧?」審神者拍拍她旁邊位子示意他坐下。 」一期一振開心地應和。 乾爽的舒適感覺及所愛之人靠在身旁的悸動,讓一期一振感到滿溢的幸福。 他很想伸手攬住審神者的肩膀與腰際,可是感覺太唐突怕嚇到對方,為了壓下心中焦躁混亂的情緒,他正座將雙手安放在膝蓋上。 「這水羊羹很好吃耶,不會太甜但也不會無味,味道跟口感都恰到好處。 」審神者心情愉悅地稱讚道。 「感謝您的讚美。 」一期一振客氣地答謝。 這塊水羊羹是他特別針對審神者的口味製作。 「一期,你也吃一些吧。 」審神者切了一口分量的水羊羹遞給一期一振。 他愣了一下,兩頰浮現些許粉紅色彩,表情相當靦腆:「是的,感謝主上。 」印象中,這是首次有人將食物遞到嘴邊餵食自己,偶爾讓別人照顧自己的感覺非常新鮮有趣。 含在嘴中的水羊羹嘗起來非常美味,讓一期一振有些疑惑,剛才在廚房試吃時,味道似乎沒有這麼香甜。 「給你。 」審神者又切了一小塊水羊羹。 這次,一期一振握住審神者的手拉起。 「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不用太拘束,你在我的房間裡的時候,除了公務上的協助外,其它時間,你的身分是我的情人。 」審神者露出溫柔的微笑,親暱地撫摸一期一振柔軟的頭髮。 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他們確定彼此都有想要更進一步深入交往,情侶是隱藏在主從底下的新關係,目前它對所有刀劍是屬於隱藏不公開的秘密。 跟工作來往密切的對象成為情侶,對審神者而言是一個破例。 「抱歉,我沒有戀愛相關的經驗或常識,所以不太懂要怎麼跟您互動。 」一期一振摀住嘴巴,眼角勾勒出懊惱的情緒。 成為情侶後彼此的互動與作息沒有太大改變。 偶爾兩人獨處時,審神者會躺在他懷中磨蹭,而一期一振僅是蜻蜓點水般地親吻她的嘴唇、臉頰、額頭,他們之間平淡如水。 其實,一期一振想要更多的親密互動,無奈他個性過於拘謹保守,光是親吻與擁抱就費了一番功夫才做到。 平日一期一振會在睡前擁抱弟弟們,並輕吻他們的額頭,這些親密動作的對象換成情人,感覺完全不一樣,他沒辦法神色自若,沒辦法保持沉穩。 戀情是非常陌生的領域,他不知道要怎麼跟對方相處互動,因此只能消極地採取維持現狀的保守態度。 審神者吃完水羊羹,將碟子放在到桌上後,像掀棉被一般抓起一期一振擱在膝蓋上的手臂,整個人趴到他的大腿上,而他的手就放到自己的頭顱與側腰上。 「吃飽後就想睡覺了。 」審神者用臉頰磨蹭質地柔軟的長褲,隔著衣物感受情人的體溫。 「剛吃完甜點要先刷牙才能睡覺喔。 」撒嬌的舉動瓦解一期一振心中的矜持,讓他很自然做出溫柔的動作。 審神者嘻笑幾聲,緩緩爬起身跨坐在一期一振的大腿上,她的身體緊貼在身上的觸感,讓他下腹開始升起莫名的騷動。 「那麼,你幫我刷牙吧。 」雙臂圈著一期一振的脖子,並將帶著甜味的溼熱氣息吹吐在他的唇上,讓他白皙的臉頰染上一絲粉色。 對於審神者的暗示他並非無法理解,生理上他非常想要,期待興奮的情緒中卻夾雜著害羞尷尬。 在一期一振陷入身心不協調狀況時,審神者將柔軟的唇瓣貼在他的唇上輕輕摩擦。 害羞矜持的不自然感覺像含在嘴裡的糖果慢慢溶解,當情人的舌頭宛如濕滑小蛇爬竄進他的口腔,禮節的束縛外衣瞬間被退去,露出遮掩在其下的火熱慾望。 一期一振模仿情人搔刮口腔內壁的方式,將自己的舌頭探進對方口中摸索。 不知不覺中,他們雙雙倒臥在沙發椅上,一期一振壓在情人身上略顯粗魯地攫取她的味道與氣息。 他的雙手渴望進入柔軟平坦的腹部以及前往上方兩座平行聳立的山峰探索,卻遲遲不敢越境,只能焦躁地游移在邊境的側腰。 而這塊溫柔鄉的主人敏銳地察覺這位害羞訪客的真正意圖,她派出左右手引領對方進入柔軟的平原地帶,並陪伴來客一同攀登領地內的兩座山岳。 連空氣都被燒灼的午後,埋藏體內的火爐熊熊燃燒,將理智所帶來的拘束規範全部蒸發,僅剩原始慾望。 一期一振滑到審神者纖細的脖子上,宛如蜻蜓點水般的輕吻逐漸變成帶著飢渴食慾的吸吮嚙咬。 在激情中吻到渾然忘我的一期一振被審神者推開,突如其來的異變讓他瞬間僵住。 「不要太用力,會留下痕跡。 」審神者撫摸著他的臉頰溫柔說道。 一期一振眨了幾下眼,這才注意到審神者的襯衫衣釦被解開大半,敞開的衣衫裸露大片肌膚,纖細的脖子上散落著點點紅櫻。 意識回流的瞬間,一期一振彈跳起身,還因動作過大撞到桌子。 情人慌亂尷尬的神色中混雜咬牙切齒的痛苦表情,難得見到他如此狼狽的模樣,審神者忍不住嘻笑幾聲同時起身將對方按坐在沙發椅上。 「我的意思是,現在是夏天,要遮掩脖子的痕跡相當麻煩而且容易引人注目。 天氣轉涼的秋冬,就可以熱情一點。 」她笑著搓揉一期一振撞到的地方。 一期一振既尷尬又懊惱地脹紅著臉低頭不發一語,他對自己的表現非常不滿意,因而漏接審神者安慰的心意。 情人自責的模樣讓她有些心疼,審神者小心翼翼地跨坐在對方大腿上,並將他的頭按到肩膀上,雙手環繞在一期一振背後溫柔地撫摸頸椎與頭髮。 感覺混亂與受傷的心漸漸平和下來,一期一振開始享受情人的體溫與身體觸感,在這炎熱的季節裡,兩個溫度相當的肉體靠在一起並不是什麼舒服的事情,但一期一振覺得自己就像泡澡泡到頭暈目眩,全身鬆弛無力。 他倚靠著審神者的肩膀,將臉埋進她的肩窩處閉眼,抱著對方側躺在沙發椅上。 「感覺有好點了嗎?撞到的地方還會痛嗎?」審神者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臉頰關心地問道。 情人關切的問候讓一期一振感到一股暖流注入心田,使他的情緒瞬間變得非常柔和平穩。 一期一振眼角線條瞬間變得非常柔和,他露出幸福感滿溢的微笑,將審神者抱得更緊,嘴唇湊上前去尋找她那兩片柔軟,一接觸到立即交纏吸吮。 飄飄然的暈眩茫然,讓他們兩個沉浸在分享彼此氣息的迷醉中,到達渾然忘我的境界。 這個吻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審神者注意到外頭光線變化時,才驚覺時間不早了。 審神者用手掌接下一期一振的親吻時,他蹙眉露出些許不悅的表情。 「一期,你今天輪值做晚餐的工作,快遲到了喔。 」審神者笑著安撫對方。 此時,一期一振才想起自己今天的輪值工作,但他現在很想翹班。 望著一期一振不甘不願的表情,審神者呵呵笑幾聲,然後用甜膩的聲音提出誘人的邀約:「你今晚有空嗎?」 —未完待續—.

次の

戀與製作人

新門紅丸 r18

解説 長谷川伸の同名小説を、水野伸郎、野上龍雄が脚色、久方振りに丸根賛太郎が監督した、お家騒動をめぐる時代劇。 撮影は「大岡政談 謎の逢びき」の片岡清。 「七人若衆誕生」の松本錦四郎、「花嫁の抵抗」の小山明子、「昨日は昨日今日は今日」の北上弥太朗などが出演している。 1958年製作/97分/日本 原題:The Red Bat 配給:松竹 ストーリー --江戸時代。 出羽高畠五万石織田家の家老・藍坂群太夫は巨額の藩金を横領し、それが露顕すると、主君信邦を毒殺し、藩政を一手に握ろうとした。 群太夫の息・帯刀は故信邦の愛娘・おちい様と許婚だった。 が、父と結びおちい様を老中田沼の側室に差し出すことで、父の仕事を助けようとした。 自分は田沼の姪を嫁にして織田家を継ぐつもりである。 江戸家老新藤五左衛門は、その田沼の意向を知らされ、苦しんだ。 彼の甥・戸並長八郎は姫と幼馴染みだが、先年脱藩した。 彼女が帯刀と婚約したのが苦しかったのか。 長八郎は江戸で最も気の荒い牛方たちと喧嘩し、その元締谷ツ山と知り合った。 姫から貰った印篭をすりとったお滝という女スリを、牛方たちがかばったのが因である。 そのとき、長八郎は叔父五左衛門に会い、藩の窮状を始めて知った。 彼は出羽へ行き帯刀を問いつめた。 帯刀の心はすでにおちい様の上にはなく、出世慾にとりつかれていた。 お滝は素朴な長八郎にひかれた。 彼女は舟宿「船清」の女将でもあり、谷ツ山とともにひそかに群太夫らの陰謀を探った。 田沼は故信邦の一周忌の法要を開き、姫をおびき寄せた。 帯刀はひそかに江戸に来ていた。 法要の帰途を襲って、姫を五左衛門の手から奪おうとしたのは彼の仕業である。 駕篭の中身は長八郎の計略で代ったお滝だった。 五左衛門の邸の警固の侍が、次々と何者かに斬られた。 長八郎は帯刀の仕業と姫に告げねばならなかった。 彼女は信じなかった。 帯刀は長八郎に呼び出しをかけ、そのスキに一味は五左衛門を斬り、姫をさらった。 彼女を無理矢理、田沼のもとへ送りこもうとしたとき、長八郎が待ち伏せていた。 彼は姫の許しを得て、乱闘の末、帯刀を斬った。 お滝や谷ツ山らが彼を讃えた。 --長八郎は姫を連れて旅立った。 お滝の手に例の印篭が残された。

次の